人世間真是難處的地方,說一個人“不通世故”,固然不是好話,但說他“深於世故”也不是好話。
——魯迅

知世故而不世故。

在酒店兼職時常聽到前輩說知世故而不世故,是一種心態;不知世故而不世故,是一種幸福。

我們都會在社會成長的過程中經歷很多,或快樂,或絕望,有時是境遇逼著我們不得不成熟,不得不世故。因為你若不世故,也會不知不覺中陷入別人給你製造的“事故”。

時間久了,你會發現,當你無法做到對每件小事都釋懷時,你會背負很多,總能找到讓自己不快樂的理由。小心翼翼的分析著別人的每一句話,看看是不是在針對你。

仔仔細細觀察著別人每一個舉動,反省自己是不是又哪裡做的不好。為了更好的展示你所謂的謙和,完完整整的掩飾自己的喜怒哀樂,變成了隨人哭,隨人笑。

其實,人生,不是一場馬拉松。終點線只是一個記號而已,其實並沒有什麼意義,關鍵是這一路你是如何跑的。

你有沒有想過,打破常規,跳出界定之外,按自己的意願做自己,用這樣的方式去創造優質的生活不是更好嗎?

知世故而不世故,明世俗而不受世俗浸染。小隱隱於山,大隱隱於市,以隱者的這種冷靜心態去在俗世裡為自己建一座後花園,用超脫塵世之外的心態去體驗那世俗世故之外的無極之境。

人生太短,世間太亂。既然來了,願你不忘初心,美好成長。

善自嘲而不嘲人。

在酒店與姊妹為人處事中,言語上短兵相接,以退為進、欲擒故縱往往能出奇制勝——這種迂回進攻的方法,就是自嘲。
在酒店一句隨意的言語、一個簡單的動作,往往就能在頃刻間輕輕鬆松地給自己解困。自嘲的人,別人不敢嘲笑,因為他先發制人地為自己挽回了面子,不卑不亢地讓凝滯的空氣重新流動起來。

自嘲的人必定心中有愛,不但善待自己,也善待他人,不會用過分的自卑委屈自己,也不會用尖酸刻薄為難他人。自嘲,就是這樣一種以退為進的智慧。

阿德認為蘇軾就是這樣一位智者。他在63歲窮困潦倒之時,還寫下這樣的詩句“寂寂東坡一病翁,白須蕭散滿霜風。小兒誤喜朱顏在,一笑哪知是酒紅。”他借小兒之口把酒後潮紅調侃為臉色紅潤,用自嘲來排解晚景淒涼的失意。

自嘲的人,是智者中的智者,高手中的高手。

自嘲這項藝術只有充分自信的人才敢使用,因為它就是叫你自己罵自己,拿自己的缺陷和過失“尋開心”;對於自己的醜處非但不遮遮掩掩,反而誇大其詞,自圓其說地博取眾人一笑,也展示自己的風度和智慧;甚至,還能刺一刺那些含沙射影、無理取鬧的小人。

所以說,自嘲的人,別人不敢嘲笑。自嘲,最安全。

 

文章標籤

阿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